截止2018年初各国数字货币监管政策概览

如果2017年是ICO的一年,似乎2018年将成为监管年。世界各国围绕着数字加密货币开始研究并探讨未来将如何对待它们。有些国家持开放的态度,有些国家则相对谨慎,还有一些国家则是完全反对的。以下简要概述了几个主要国家当前对待数字加密货币所主张的监管政策。

中国有可能是主要经济体中针对数字加密货币的最严厉监管机构.

我国一直在采取不断加大的行动来打击一切数字加密货币。禁止ICO、禁止人民币与数字货币的交易、引导矿工企业退出、并开始实施在全国范围内禁止访问所有涉及加密货币交易的网站等。我国是外汇管制的国家,这样严厉的监管政策对于遏制腐败及资本外流起到一定的意义。

美国的数字加密货币监管当前并没有一致的方向。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警告投资者加密货币投资风险,遏制一些ICO,并暗示需要更大的加密货币监管。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成为美国首个允许加密货币衍生品公开交易的监管机构,然后组织会议讨论可能改变加密货币衍生品结算的规则。美国财政部长史蒂夫·努钦(Steve Mnuchin)在前不久的世界经济论坛上表示,他的首要工作是“确保数字加密货币不被用于非法活动”。

值得关注的是一个问题是:美国是否会把数字加密货币当作货币。这将进一步影响数字货币的“管辖权”及政策制定。

日本对数字货币的管制相比较其邻国更加宽松。由于中韩两国对数字加密货币的环境并不友好,所以日本吸引了相对更多的亚洲数字加密货币行业。

然而,最近的事件有可能会削弱日本人对加密货币的热情。 2018年1月26日,日本交易所遭受黑客攻击,导致价值5亿3千万美元的NEM流失,造成了巨大反响,这有可能引来相对严格的金融监管。

韩国对数字货币的政策不确定性很大。在中国监管趋严后,日韩一度成为了部分国内企业的“避难国”。不过最近,韩国开始执行禁止匿名账户交易加密货币的规定,监管政策有所趋紧。

新加坡,作为亚洲的金融和银行业中心,相对于其他亚洲国家在数字加密货币的政策环境宽松许多。2018年1月9日,新加坡副总理沙曼加拉特南(Tharman Shanmugaratnam)表示,“该国的法律并没有区分使用法定货币,加密货币或是其他新颖的价值传递的交易方式。”在数字货币价格高企风险增加的去年12月,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像其他金融监管机构一样,警告在加密货币市场投机的风险。

加拿大于2014年6月19日批准了C-31号法案,这是世界上第一部关于数字货币的国家法律。加拿大对数字加密货币的监管立场总体上是积极的,同时也是最为透明的。

加拿大证券管理员(CSA)在2017年8月24日发出监管通知,确认加拿大证券法对加密货币及相关交易和市场操作的潜在适用性并为市场参与者提供分析这些要求的指导。加拿大央银行行长Stephen Poloz在2018年1月25日亦曾表示加密货币在技术上是证券。

俄罗斯目前对于数字加密货币的监管尚不明确,不过有更严格的趋势。

2017年9月,俄罗斯联邦中央银行行长埃尔维拉·纳比瑞林(Elvira Nabiullina)曾表示,中央银行反对将加密货币作为货币(作为货物和服务的支付)进行管制,并将其等同于外币。

在此之后,总统普京先后两次表示使用加密货币具有严重的风险,将为洗钱犯罪,逃避税收,资助恐怖主义和散布欺诈性计划提供机会,并指出未来可能对数字货币市场进行立法监管。

2018年1月25日,俄罗斯财政部发布了“数字金融资产法”草案。如果法律确定下来,将界定代币,建立ICO程序,确定加密货币和挖矿的法律制度。不过目前来看,争议点仍很多,能否最终施行还有待观察。

英国/欧盟将于今年迎来具体的数字加密货币监管政策。英国财政部和欧盟都在制定计划,要求取消匿名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并采取措施来防止反洗钱和逃税。

2018年1月,包括法国经济部长、德国央行、英国首相在内的欧洲国家呼吁采取更大的加密货币政策。预计具体的政策有可能在今年春天会公布。

瑞士对数字加密货币行业整体持开放态度。

瑞士经济部长约翰·施耐德·阿曼(Johann Schneider-Ammann)于2018年1月18日曾表示希望瑞士成为一个“数字货币国家”。瑞士财政部国务卿亦表示希望ICO市场在不破坏现有金融市场的前提下繁荣发展。为此,2018年1月18日,瑞士还成立了一个工作组来推动ICO的发展。

本文为原创文章,未经允许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