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止2019年中各国数字货币监管政策概览

2009年,随着比特币的横空出世,至今数字货币已经走过了几乎野蛮生长的10年。虽然有部分国家对它的包容度较低,但也有很多国家给了它更多的自由发展空间,但毕竟,它涉及到金融、法律、国家安全等敏感话题,监管的声音在过去几年里不绝于耳。对于这样一种新技术、新思想,各主要国家对它是怎样看待的呢,本篇将对此做一梳理。

上一次系统性的综述各国对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还要追溯到2018年初。时隔20个月了,总体上来看,欧洲主要国家的政策环境依然宽松,而亚洲各国、美国等在监管政策的推进上更为积极。

中国继续维持“九四”政策不变,更为严厉的打击涉嫌非法集资的“虚拟货币”相关行为。2018年8月,银保监会、中央网信办、公安部、人民银行、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 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强调打着“金融创新”“区块链”的旗号,通过发行所谓“虚拟货币”“虚拟资产”“数字资产”等方式吸收资金的活动实则以“金融创新”为噱头,是“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资金运转难以长期维系。

美国在不断积极推进监管的政策。首先,是针对代币的界定。基本得到共识的是,用于支付的代币和系统内功能性的代币是属于“证券”或“金融工具”的,特别提到,比如比特币、以太坊这种足够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不属于“证券”,因此,上述类型的数字货币将不属于证券法监管的范畴。但对于其他的数字资产,如何清晰的定义其是否属于证券还尚不明确。在研制监管政策的同时,也更开放的接纳各种意见,比如SEC、CFTC、众议员关于代币的提案等都在收集公众反馈。

日本是亚洲国家中政策较为宽松的,同时也是最为积极推动监管政策的国家之一。2019年3月,为促进日本区块链业务的健全成长,日本虚拟货币商业协会发布关于“关于ICO新监管的建议”。主要包含以下三点:(1)关于日本国内交易所处理虚拟货币扩张的问题,其中包括稳定币等。 (2)关于金融商品交易法的限制对象中代币与结算相关规定,包括控制代币区分和限制级别的调整。(3)关于安全代币的限制,包括安全代币作为有价证券情况的明确化。(4)关于实用代币的限制,需排除对商业法规的某些限制,对虚拟货币交易所施加过度的义务是不妥当的以及会计准则明确化等。2019年5月,日本通过《资金结算法》和《金融工具交易法》修正案:将“虚拟货币”更名为“加密资产”。修订内容创建了没有明确限制的虚拟货币交易规则,并禁止市场操纵和普及等行为。修订案预计将于2020年4月实施。虚拟货币被重命名为“加密资产”,以防止使用诸如日元和美元等合法货币进行错误识别。通过在金融商品交易法的规定中添加虚拟货币,将限制投机交易。

新加坡依然是亚洲各国中较为政策宽松的国家。新加坡金管局考虑将非证券和证券性质的代币均纳入监管框架。拟定“许可市场经营者”的监管框架将会把证券类加密货币的交易平台纳入其监管框架之内,以迎合新的交易平台经营模式的出现。拟定“支付服务法令”则把其他非证券类加密货币的交易平台纳入其监管范围,要求平台做好KYC和AML、CFT防范措施等。2018年,新加坡出现了基于区块链技术及点对点技术的新兴交易市场,金融管理局对此相对比较宽松,降低准入门槛,同时,金融管理局发布《简化规则以提高市场运营商的业务灵活性》公告,以保护投资者利益、识别新兴商业模式来促进金融服务的创新。

韩国在政策摇摆不定中逐渐走向宽松。早先,为防止虚拟货币被用于洗钱和其他犯罪行为,韩国金融管理部门要求加密货币交易实施实名制,之后根据G20国家制定的“统一监管”政策,放宽基于加密资产的规定,指导金融监管局(FSS)的金融服务委员会(FCS)修订与加密货币交易商所有活动的有关指导方针。在ICT融合领域,韩国政府已受理“以区块链为基础的海外汇款服务”等许可申请

俄罗斯在监管政策上依然比较谨慎。2018年3月俄罗斯完成了《数字金融资产》(On Digital Financial Assets)联邦法案的初稿,规定了数字金融资产的创建、发行、存储及流通过程中产生的关系,以及智能合约下各方权利需要履行的义务。同时对加密货币、数字代币和挖矿进行了明确定义,同时合法化了挖矿行为。总统普京制定的有关虚拟货币和ICO监管的联邦法案提交,涉及数字金融资产和筹集资金。法案将加密货币和代币定义为数字金融资产,而非法定货币,不能用于支付俄罗斯的商品和服务,只允许通过已被授权的加密货币交换运营商进行交易。2019年4月,俄罗斯政府拟议监管规定,希望将俄罗斯交易员限制在本地加密交易所,只允许“合格”投资者交易比特币及其他加密货币。

英国采用监管沙盒的方式。所谓监管沙盒的概念,是指在一定安全空间内,金融科技企业可以测试其创新的金融产品、服务、商业模式和营销方式,而不用在相关活动碰到问题时立即受到监管规则的约束。2018年起,英国金融市场行为监管局向有资质的企业办法电子货币许可证(e-money license),允许他们能够在当地提供支付服务、发行能够用于银行卡和互联网及电话支付的数字货币替代产品。英国金融行动局(FCA)紧密监管加密数字货币业务可能面临的风险,对各金融机构提出严格审查涉及加密资产的活动,从而降低可能产生的金融犯罪风险。

瑞士作为一个持开放态度的“数字货币国家”,开始考虑通过立法来合理化监管数字货币。2019月3月,瑞士政府联邦议会批准了一项决议,旨在指示联邦委员会修改有关司法和行政当局的现有规定,以便这些规定适用于加密货币。该议案旨在确定如何遏制加密货币相关风险,以及运营加密交易平台的实体是否应等同于金融中介机构,从而接受金融市场监管。